中国乳协首次回应毒奶粉赔偿质疑
    日期:2011-06-08 14:13  编辑: admin  来源: 央视  查看:
    核心提示:中国乳协首次回应毒奶粉赔偿质疑

        今天我们还要来关注一个已经淡出人们视线两年多的新闻事件。2008年年底婴幼儿奶粉的三聚氰氨事件。今天我们再次关注当年轰动一时的事件,不是因为再次发现了有毒的奶粉,而是一笔关系到近30万患儿后续治疗费用的赔偿基金。两年多前,一笔总额应该为11.1亿元的赔偿金,由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牵头,22家企业筹集,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代为管理。

        但在过去的这两年多来,相关机构却从未公开说明基金的使用情况。而最近受到了媒体的质疑和关注。在将近三周的连续采访追问之下,昨天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和中国人寿,为本台记者提供的一份说明。首次回应了针对医疗赔偿基金的相关质疑,而这份说明又能否让这个无法洞悉的赔偿基金变得清晰明朗呢?

        在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向记者提供的这份婴幼儿奶粉事件医疗赔偿基金管理及支付情况的说明。乳协首先介绍,三鹿牌婴幼儿奶粉事件发生以后,中国乳协协调有关责任企业,出资筹集总额11.1亿元的婴幼儿奶粉事件赔偿金。然而说明中并未明确公布各个责任企业承担的赔偿金数额,也没有提供这些企业款项到位的凭证。

        专项检查显示,有22家企业69批次的产品被检出含量不同的三聚氰氨。他们是石家庄三鹿集团。

      中澳合资多加多乳业工作人员:因为当时我们都是统一,根据市场份额做了一下分配。

      据相关人士提供的电汇凭证显示,22家企业中,三鹿集团出资最多。2008年12月31日,三鹿集团汇给乳协赔偿金总计9.02亿。另据相关上市企业年报,广州雅士利集团与其下属生产商山西雅士利乳业、施恩婴幼儿营养品支付总计6120万元。伊利乳业支付4463.3万元。圣元乳业年报也显示支付款项约合人民币1564万,蒙牛乳业支付997万元,光明乳业支付404.7万元。那剩余的7251万元资金来自何处?记者通过多方渠道询问其余企业,但至今未给予答复。

        中澳合资多加多乳业工作人员:赔偿基金,这个事,这个事情我们不太清楚。这个(帐目)在那个协会那边查不到吗?

        多家企业年报显示,赔偿金均汇给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2009年1月,乳协透露,该笔基金已全部筹集到位。此前记者曾试图向乳协理事长宋昆冈求证详细帐目。但只是被告知有关部门将尽快向社会公布有关情况。但这个并不困难的问题,直到今天没有见到所谓的“尽快公布”。

        除此之外,补偿金在发放方面,也让公众有诸多的疑问。按照当年的固定,对于确诊患儿的赔偿包括三个方面,一是承担患儿极性治疗费用,二是给予患儿一次性赔偿金,三是建立患儿医疗赔偿基金。其中11.1亿赔偿金中的9.1亿元被用来支付患儿急性治疗期费用和一次性赔偿金。而根据卫生部的统一规定,全国近29.4万患儿的赔偿标准,分别为死亡赔偿20万元,重症赔偿3万元,普通症状赔偿2000元。那么两年过去了,这笔赔偿金又用了多少呢?

        如此乳制品协会只是在回应中称,截至2010年底,已有271869名患儿家长领取了一次性赔偿金。但是否遵照卫生部统一规定赔付,死亡赔偿、重症赔偿、普通症状赔偿分别有多少患儿,赔偿金是否如数发放,总额又领走了多少?对于这些关键问题,乳制品协会并未给出答案。

        林铮(法律援助机构志愿者):“不透明主要是指基金后续运作吧,这个基金发放了多少,余额是多少,是因为什么钱没有发放到受害者当中,现在有没有继续来找这些受害者来发放这个钱?”

        对于这一问题,乳制品协会只是表示,目前仍有部分患儿没有领取赔偿金。患儿家长领取赔偿金的时限是2013年2月底,而余期的剩余赔偿金将归如到初始金额两亿元的医疗赔偿基金统一使用。而乳协所说的医疗赔偿基金,即全部赔偿金划走9.1亿后剩余的款项,它专门用于支付在急性治疗期终结后,患儿18周岁之前所患相关疾病的治疗费用。

        因为金额不高,涉及的人群有限,因此这笔2亿元的赔偿基金在过去两年多来逐渐淡出了公众的视野。最近有媒体的记者前往调查,询问这笔基金的运作情况,中国乳协负责人却称这是国家机密,不宜对外报道。

        为了解2亿元医疗赔偿基金的运作情况,记者试图联系基金管理方,中国人寿股份有限公司。乳协委托该公司国内的各营业网点具体承办有关费用的报销事务。在此之前,中国人寿只在2009年社会责任报告中提及,称截至2009年年底已支付赔偿500起,累计支付金额280万元。而在2010年的报告中,中国人寿没有列出相关数据,具体的帐目更是无从得知。而中国人寿方面仅仅表示,保险公司不收取基金的任何管理及服务费用,相关利息也归入基金帐户。

       目前这份广受关注的赔偿金留下的疑问接二连三,当事企业也向记者表示,此前不论是作为主管部门的乳协,还是基金托管方中国人寿也均未向他们说明赔偿基金的使用情况。而在记者对于这笔资金的不断追问下,乳制品协会还是只在说明中,给出了没有任何凭证和详细清单的简单回复。